首页>新闻 > 正文

百奥泰新版招股书删除“ADC”核心技术 研发效率落后于竞争对手

2021-04-02 14:40:43来源:投资者网

遭遇研发“黑天鹅”的百奥泰,又站在资本市场的十字路口。

今年3月,百奥泰(688177.SH)公告向港交所重新递交了上市申请并刊发资料。此前,百奥泰曾在2020年8月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。不过,今年2月港交所网站显示该招股书已经失效。

对比两份招股书,百奥泰在核心技术的章节中删除了“ADC”。这条赛道上,百奥泰已经投入亿元级的研发费用,但今年以来,其先后宣布2款在研ADC药品终止试验。百奥泰的管线价值,正被市场重估。

实际上,2020年百奥泰的研发费用高于竞争对手海正药业,但研发效率上,百奥泰又慢于海正药业。

一边是研发项目出现“黑天鹅”,一边是来自同行的竞争。截至2020年,百奥泰的净利润为-5.13亿元,至今仍未盈利。不过,百奥泰在2020年向百济神州出售过药品权益,所得款项暂未计入收入,或成为未来平滑亏损的手段之一。

招股书删除“ADC”核心技术

曾几何时,ADC研发是百奥泰引以为傲的技术。2020年的港股招股书中,百奥泰多次提及在研的几款ADC药品具有潜在优势。

所谓ADC,是指抗体偶联药物,也是当下最热门的创新药赛道之一。作为一家尚未盈利的上市公司,管线价值尤为重要,包括研发赛道、上市药品数量、在研药品数量和进度等。其中,研发赛道上百奥泰锚定了ADC。

2020年招股书中,百奥泰披露其投放大量资源用于打造五个核心技术,包括ADC、ADCC改造、抗体结构设计、酵母展示库、噬菌体展示全人员抗体库等。研发药品中,有5款接近商业化,即提交了上市申请或处于临床试验三期,另有7款在临床试验一、二期阶段。

一位上海医药板块的券商分析师认为,创新药企的管线价值,除了赛道,还体现在接近商业化药品,数量越多越好,研发进度越快越好。

对于未盈利的创新药企,研发是基础,但需要大量资金,因此不少公司通过资本市场融资,融资估值又参考管线价值。2020年2月,百奥泰成功上市A股,之后于同年8月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,逼近“A+H”两地上市的目标。不过,这家机构青睐的创新药企,其研发之困,却在今年突然爆发。

今年2月,百奥泰公告终止BAT8001的临床三期试验。BAT8001是一款ADC药品,截至2020年底,百奥泰已对其累计投入2.26亿元用于研发。

公告一出,市场哗然。百奥泰真正的管线价值、ADC研发实力,开始被摆到放大镜下。

根据最新招股书,百奥泰目前接近商业化的药品有4款。其中处于临床三期的BAT1806,2019年2月就进行首次公示。海正药业也拥有同款适应症药品,首次公示日期是2020年7月,但目前也处于临床三期阶段。

终止临床三期药品、研发效率落后同行,百奥泰的管线价值,正逐步被褪去“神光”。更糟的是,很快又有ADC在研药品被终止。

今年3月,百奥泰公告终止BAT8003、BAT1306的临床试验,已合计投入1.14亿元研发费用。两款药品都在前期阶段,其中BAT8003就是一款ADC药品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新版招股书中,百奥泰在五大核心技术中删除了ADC。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就内部是否已裁撤ADC研发部门并彻底退出该领域等问题向百奥泰电话求证,对方表示一切以公告和业绩说明会的解答为准。

研发效率落后于竞争对手

ADC赛道的沉沦,让百奥泰的研发实力备受质疑。

最新招股书显示,百奥泰的实际控制人为易贤忠家族,总经理为美籍科学家李胜峰。高管团队中,5位副总经理有4位科研出身。其中,同为美籍科学家的副总经理俞金泉、黄贤明分别负责创新药及生物类似药、抗体疗法等研发工作。

实际上,百奥泰不仅拥有科研背景的高管人员配置,其研发投入也不输同行。根据2020年报,百奥泰、海正药业的研发费用分别为5.62亿元、4.01亿元。具体明细里,百奥泰的临床试验费、咨询顾问合计2.74亿元。海正药业的直接投入、委外研发合计1.94亿元。

不过,研发人员的数量上,截至2020年,百奥泰、海正药业分别为268人、620人。前述券商分析师认为,研发人员规模相当关键,人数越多能推进越多的项目。

该问题的实质,其实是研发效率。与海正药业的同类药品竞争中,百奥泰除了试验周期长于对手,其入组规模方面,也少于同行。

所谓入组规模,是指临床试验的患者数量。患者受试是试验阶段的重要步骤,也是最终报告的数据来源,数量越多样本越全,说明可参考性越强,也越能通过审核。

以百奥泰的BAT1706为例,该药品已进入申报阶段,首次发布日期为2020年6月。海正药业的同适应症药品MIL60,首次发布日期同样为2020年6月,并同样进入申报阶段。

根据药监局药物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平台,百奥泰的BAT1706国内目标入组380人,实际国内入组279人;海正药业的MIL60国内目标入组436人,实际国内入组517人。

出售药品权益或为平滑业绩

格乐立,百奥泰目前唯一的上市药品,正被强敌环伺。

根据2020年报,百奥泰营业收入为1.85亿元,其中格乐立实现收入1.83亿元。同类上市的药品,还有艾伯维的修美乐、海正博锐的安健宁、信达生物的苏立信。

销售能力,一向是不少创新药企的短板。初期营销时,很多药企会与分销渠道紧密合作。最新招股书显示,百奥泰在2020年组建了一支250余人的销售团队,客户主要为药品分销商和连锁零售药房。

不过,与分销渠道合作的过程中,分销商经常采用压货的方式以实现收入增长,并造成应收账款激增。2019年百奥泰没有应收账款,但之后格乐立上市,造成其2020年应收账款余额上涨至5541.1万元,占当期营业收入的29.7%。

另一方面,随着强劲对手的加入,格乐立的销售前景更加充满挑战。2020年9月,信达生物的苏立信获批上市。2020年报告里,信达生物表示今年将重点推进苏立信的销售工作。此前,信达生物已证明过销售实力,其PD-1药品在2020年销售额仅次于恒瑞医药,高于君实生物、百济神州等。

研发受挫、销售充满挑战,百奥泰如何才能实现盈利,成了市场关注的焦点。而出售药品权益,似乎成了百奥泰的新方向。

2020年8月,百奥泰与百济神州签署协议。百济神州以1.65亿美元(约人民币10.81亿元)买下百奥泰BAT1706药品的知识产权、中国区权益等;未来药品上市,百奥泰还能收到两位数百分比的销售提成。两个月后,百济神州向百奥泰支付了首付款,共计1.36亿元。

不过,百奥泰在2020年报中表示,按协议条款,百济神州支付的首付款未达到收入确认条件。可以看出,百济神州支付的款项以及出售相关药品权益,或成为百奥泰未来几年内平滑亏损的重要手段之一。(作者 蔡俊)

责任编辑:

免责声明

    • 青年创投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    • 信息举报和纠错邮箱:51 46 76 [email protected]